困舟于南

【旺仔】我的名字叫nine 1.0


故事开始的时间线是,回到三个月之前,在平行的一年后相遇之前。
不保证不OOC,玻璃心轻敲哦,因为实在找不到旺仔夫妇的文所以只能自产自足了(´・ω・`)

1.質问

啊,真的是,人还真的是很难改变啊。
又一次跟在女人屁股后面,依旧吃女人饭的堂岛旺太郎举着照相机这么感叹着。
只不过这一次是变成追踪女人出轨的侦探nine而不是跟女人亲热的牛郎eight了。
自己也真的是不知道干了什么,明明是从未来回来的人,还是混得这么辛苦。

“nine你肯定不是因为工作觉得辛苦吧。”依旧蹲在天桥下的春海举着奶昔哈哈大笑,“啊啊,肯定是欲求不满了,啧啧,前头牌的体量真是可怕呢。”
“你这家伙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体量啊。”本来想找唯一一个有共同语言的人分享一下心情的nine觉得自己简直是脑子开了个坑。
那种可以跟另一个人分享一切的快乐心情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怎么样?将危机转化为机遇,真是机智如我。”
“…我觉得这并不值得骄傲。”
“我也就只能在宰子你面前吹一吹了。”
这都是已经不存在了的画面了,除了在自己的记忆里,对于现在的世界来说,连这份记忆也是虚假的。

看着旺太郎离去的背影,春海眯起眼睛打了个哈欠。
“能忍住不去接近自己爱的人,还真是能忍啊,前头牌先生。”

所以自己在干什么,又一次站在了NDS快递公司的营业店门口偷窥里面的侦探先生问自己。
只是看看而已,看看宰子她好不好,有没有被其他人利用。
不过说起来像自己这么又渣又聪明的人还真的可能没几个。
nine偏头笑了一下,结果是撞上了墙壁。
“帅哥,你…你有什么事情吗。”熟悉的胖女孩拿着零食和甜甜圈站在了nine的面前。“我看你都站在这里好久了。”
“啊啊…”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不好意思我就是站在这里…等人。”
“那…先不打扰你了。”

“宰子,你有注意到最近一直有一个帅哥在我们店门口徘徊嘛~”
“哎,我没有注意到。”
“真是个大帅哥呢,啊啊啊,他的眼睛好像会放电呢。会不会,宰子你觉得会不会。”
“什么?”
“那个帅哥会不会是喜欢上我了,所以一直在偷偷地看我呀。难不成…是我新买的口红的魔力?!”
“哎,有可能的吧,加油哦。”口红吗,对于自己来说没有意义的一件化妆品,应该说是化妆品对自己来说,就是没有意义的吧,对于不可能有男朋友的自己。

结果宰子还是在回家的路上站在化妆品店门口的海报旁站立了许久。
然后在售货员小姐出门向她推销的时候落荒而逃。

“奇怪的女孩子呢。”店员小姐之后,跟同伴说起这件事情。“更奇怪的是,之后有个大帅哥进来问我买口红的时候说,就拿前面逃走的女孩子适合的色号就行了。”
“哎,这么说起来,可能是个浪漫的爱情故事呢。”

后面一天宰子在自己家的信箱里发现了一支昨天海报里的口红,上面贴着“请您试用我们的新产品,感谢之前对我们品牌的支持。”的纸条。
“???”最近怎么老是遇到免费发放口红的事情?老天在借此嘲讽自己吗?这也是惩罚的一部分?
满脸问号的宰子把口红收到了抽屉深处。

世界上的每个人身上都有许多问题,贪婪,自私,懦弱,胆怯,孤独。
我们总是在寻找能够包容我们所有问题,所有伤痛的那个人。
就是那个我们深爱着,并且能给予我们生活下去的勇气与幸福的Ta。

未完待续

邱蔡·一掷千金

@ooc的喜剧小短篇,放飞自我

邱居新少侠第一次步入点香阁,心里想的是,如若不是有公事在身,他是不会踏入这种乌烟瘴气,客人追着妓子跑,老鸨追着客人嬉(碰)笑(瓷)的地方的。
然而他在那里碰到了一脸灰头土脸的刚入门的师弟,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仔细一听,却是。。。
“哎,又被蔡师兄拒绝进入了闺房,爆爆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啊!”
嗯?我武当弟子居然天天往这种烟花之地跑?
嗯?等等。。。
蔡师兄?蔡师兄是。。。
邱居新脸色一暗,脚下一动就拦住了那师弟。
“又是碰瓷的?哎?!嗯嗯师兄,不不,邱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嗯?”
不管怎么样被暴打了一轮的师弟吐出了真相,原来二师兄蔡居诚真的在这里。。。当上了花魁?

在二师兄离开金顶之后,觉得自己日思夜想陷入心魔的邱居新觉得这是一次好机会。
终于可以跟二师兄单独敞开心胸的谈一谈了。

于是武当的众弟子那段时间觉得自己家嗯嗯师兄貌似开始敛财了。
谁让二师兄见一面都要价不菲呢(摊手)
而且初始好感度过低,要刷到萍水相逢都不易啊。

在嗯嗯师兄一人撑起点香阁半壁营业额之后。。。
终于,要见到师兄了。
邱居新面无表情地紧张了五秒,整理衣领五秒,整理面部表情五秒。

“哼,原来是你,我还当是哪个武当弟子那么阔气呢,怎么,这么想来当面嘲笑我一次?”
当二师兄傲娇的面容重新在眼前出现时,邱居新仿佛对自己内心深处的某种渴望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

“二师兄,你不是觉得所有人都注视着我忽略了你吗?”
“靠你这是几个意思,你今天话很多啊!?”蔡居诚看到对方的眼睛里闪起了平日自己没有看到过的东西,连忙向后退了几步。
“二师兄,那今后,让我来注视着你吧。”
“靠靠靠,邱居新你发什么疯,把你的手从我的屁股上拿开!”
“师兄,时间还没到,你出不去房间的。”

之后,可能就是点香阁蔡花魁跟名门正派邱少侠的爱情故事了吧。

【酒茨】暗恋这件小事情(四、五)

校园暗恋梗,强行HE,ooc预警,前情请戳前文。

四.
愤怒的茨木当天找到了青行灯。

“你这女子怎的可以胡言乱语!”茨木在阴阳学院校刊编辑部里拿着校刊向青行灯咆哮拍桌。

“这位同学你可以文明一点吗?”旁边的莹草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青行灯大大,拿起桌上的橡皮沫丢了自己的男闺蜜茨木一脸。“我们校刊,尤其是我们主任,一直以来讲求的都是实事求是,没有确切的消息来源我们是不会采纳信息的。”

“连树上叫的知了,教室里飞的蚊子肯定都知道挚友喜欢的是红叶,什么叫做大江山班前任班级第一酒吞暗恋自己最亲近的男性朋友茨木,该名男性却喜欢酒吞前暗恋对象班花红叶,试问大江山班是怎样一个神奇的班级拥有如此言情的爱恨情仇?”茨木拿起面前的校刊读出了其中一段,读完忍无可忍地又开始拍桌子。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单说我暗恋红叶那丑女就已经是天方夜谭了,挚友喜欢我?!吾的挚友,大江山现任以及永远的班级第一,永远是那么笔直得跟重力线那么直的男人!”
“你难道就从来没想过你挚友会喜欢你吗?你怎么知道这不是真的?”
“我哪里笔直得跟重力线那么直?”

茨木瞪着回自己话的青行灯,突然发现刚刚有个声音很像挚友。
“咦,挚友你怎么在这里?”
“斗鸡部活动开始了,晴明他说没有你斗不了鸡。”
“哦哦哦,劳烦挚友来通知吾。吾马上赶过去。”
“对了茨木。”
“挚友还有什么需要吾的,吾愿意用生命为挚友做到。”
“我不是直男,而且我真的喜欢你。”
“???”大脑当机的茨木。
“哇!”身边已经拿起了笔的校刊工作人员。

酒吞今日的一句话日记:“本大爷想通了,想要他就直接跟他说,跟小姑娘一般扭扭捏捏成什么样子。”

这场暗恋,远没有茨木想得那么悲剧,也没有酒吞想得那么曲折。
暗恋这件事情,对于两个喜欢对方的人来说,可真是件小事情。


五.苦短番外 红叶

红叶对于自己班里那对基佬真的非常无语。
你们谈恋爱就谈恋爱好了,为什么要扯到本姑娘身上,还让本姑娘丧失了离晴明同学最近的宝座。

看看酒吞不论上课还是自习傻傻地看着隔了两个大组的茨木,这简直是个情圣呀。
啧啧,天下男人都变成基佬也没关系,我有晴明大人就够了。

晴明打了个喷嚏,抱紧了身边的博雅。

END
开心地终于完结啦♪(´ε` ),虽然有点烂尾,但是总比坑了好对吧对吧。

捉虫,感谢洛安~

【酒茨】暗恋这件小事情(三)

老套暗恋梗 青春校园梗 傻白 可能ooc

三.酒吞

正常男孩都在青春期时候有一个心里的女神,比如红叶。

但不是每个正常男生被女神拒绝之后开始猛然发现女神也就是个普通女孩子,长得还不如自己的好兄弟,脾气也不如,兴趣爱好也完全不一样。
两个人做同桌之后简直每句话都是尬聊。

你看一个女孩子跳舞,觉得摇曳生姿的裙摆十分优美,很心动,但是这是距离产生的美。

一天夜里酒吞做了个春♪梦。
醒来的时候除了感觉湿湿的,酒吞脑里全部都是刚才身下人金色的眼睛里闪动的泪光。

完蛋了,劳资弯了。
但是哎哟,感觉还不错嘛。

关于成绩下降的事情,酒吞有话要说:
你们就不允许打开新世界大门的人多了解一点新世界的事情吗?
而且思春的少男总是要有时间来思呀。

但是茨木对自己的态度,酒吞很怀疑茨木应该是钢管直。
每天身边环绕着各种妹子,这个撩完撩那个(茨木:?)。
酒吞发现茨木往红叶抽屉里面塞虫子的时候,他想,完了,茨木喜欢上红叶了。

在一个利用课堂时间观摩各种恋爱书籍的男孩子眼里,恶作剧欺负女孩子=喜欢。

酒吞找到了星熊寻求恋爱建议。
这件事情被大嘴巴的星熊说给被青行灯知道了,这位校报编辑部主任高效率地在隔天的阴阳学院校刊上八卦版头条登上了“大江山班黄金三角恋,你猜箭头怎么指?”的文章。

TBC---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更新,应该不会坑的,嗯我相信我自己





【酒茨】暗恋这件小事情(二)

老套暗恋梗 青春校园梗 傻白,请轻喷,背锅逃
微量博晴,就不打tag辣

二.茨木

茨木童子不会告诉你他的恋情起始于老套的同桌相互厌烦到相互了解。

开学时他看到那个冷着脸斜坐在座位上的貌似黑帮大佬吞,第一个想法是,哈,装逼怪。
第二个想法是,这家伙的红头发造型在哪里做的,很亮丽很一支独秀嘛。这个葫芦的造型也很具有逼格,难道他是我爱罗的狂热粉丝?

之后茨木就暗暗在心里想,要帮助这位深陷社会泥潭的同学努力学习,争取让他理解到社会主义旗帜下学习知识的珍贵机会得来不易(?)。在自己的带领下成为年纪前列的同学。

“!?”然后茨木就看到了旁边嬉皮士同学的满分卷子,用铅笔盒默默地盖上了自己九十五分的成绩。

当然并不是只是因为酒吞是个学霸,茨木就爱上他的。

酒吞看上去很凶很冷,但是其实相处久了,你就会意识他的温柔有趣之处。
交作业他会不耐烦地对你伸伸手,说:“作业。”
拿作业本的时候他也会不耐烦地把作业本甩在你桌上,说:“作业。”
你对着一道题目抓耳挠腮地时候他会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你,然后拿起笔写下做法卷成纸团扔到你脸上。
吃饭的时候你把葱挑出来,他用带着冷意的眼神会提醒你不要挑食。
放学回家的时候他会拿着刚买的零食喂路边的小野猫。
考试考砸了之后他不会跟你讲话,只是在起身的时候摸摸你炸毛的头发。然后中午在走廊上给你讲题目。
一起打篮球虐大天狗妖狐夜叉这群渣渣之后笑着给你递水,搂着你的肩膀大声笑着。

就是肢体接触后丝丝麻麻如电击的感觉让茨木感觉到自己完蛋了,正准备表白,酒吞却在那天出去吃夜宵的时候说,他喜欢上了同伴会跳舞的那个妹子,拥有长长柔顺的黑发和细细腰肢的红叶。
酒吞哪里都好,除了种类为直男之外什么都好。
茨木自己躲在房间里放声大哭了一个晚上,决定继续做酒吞的好兄弟,能帮兄弟追女朋友的那种真直男。

隔天茨木就跟班主任说自己想跟精通日本史的晴明坐在一起,提高一下自己鸡肋的文科成绩,所以他要跟红叶换位置。

教日本史的老师博雅不知道为什么很开心,茨木当时很天真地认为可能是因为终于文科吊车尾茨木能够沉下心来学习日本史了吧。

后来几年后同学会上他看到博雅捏晴明的腰才知道,博雅这家伙一直想要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把红叶从自己家晴明身边调开了。
真是个阴险的日本史教师。

TBC

【酒茨】暗恋这件小事情(一)

老套暗恋梗、青春校园梗、傻白并没有甜⁄(⁄ ⁄ ⁄ω⁄ ⁄ ⁄)⁄文笔差劲,请轻喷,背锅逃走

一.莹草
首先,人尽皆知的是茨木是酒吞的迷弟。
其次,很少有人知道的是茨木默默地喜欢着那个背着酒葫芦的红发学霸。
莹草正好就是很少有人里面的有人。
哦,不对,现在酒吞已经不是学霸了,自从被红叶拒绝之后他就再也不认真听讲,作业也都是随便应付了。
“挚友只是一时被妖女迷惑,很快挚友的名字又会出现在走廊告示栏的榜首,毕竟吾友是那么颖悟绝伦、聪明绝世、七窍玲珑。。。挚友可是曾经全科满分的男人!”
对于嘴巴上过于乐观的茨木,莹草一向是嗤之以鼻的。
当你的朋友去追求一个择偶标准与其万分不相符的傻逼时,首先你会先劝他放弃,再来你可能还会看到他孜孜不倦地伤害自己伤害别人,最后你会看到他心灰意冷,假装爱情在他内心中全然是不曾存在过的。
在茨木暗里偷偷欺负红叶的时候,莹草知道,茨木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什么叫做只要把妖女赶出学校挚友一定会恢复往日的风采?用在桌上画猪的方式,还是在抽屉里塞蚊子的尸体?确实很有创意。
但是她看到茨木看着酒吞的眼神,就把所有将要出口的话吞进肚子里去了。
只要看到那种眼神,怎么会不知道那种汹涌的爱意呢。
TBC

【启副】咦,你穿的军服有些奇怪

这天,九门聚会。
众人该喝茶的喝茶,该下棋的下棋,该唠嗑的唠嗑,该算命的算命,该化妆的化妆,该发呆的发呆。
突然,喝得醉醺醺却还被自己师父强迫和解九爷下棋提高智商的陈皮冥思苦想时,眼睛聚焦到了正看着自己自家长官和二爷闲谈同时面瘫着发呆的副官的肩章上面。
咦,张日山今天这肩章略显华丽啊,金色还有镶边?咦咦咦,这不是。。。?
副官难道想谋权篡位!?
等着陈皮下棋的解九爷顺着对面因为醉酒已经变成少儿级别的对手的目光看去,居然这时候才发现肩章的问题。。。有趣,还是要叫二爷好好教(tiao)育(jiao)一下自家徒弟啊。
在陈皮不懈的奋斗下,终于爽快地输掉了这盘棋,磨蹭到了副官旁边,默默地戳了戳副官的肩膀。
“。。。?”
“你的衣服。”
“衣服?”
陈皮笔直的盯着肩章,“你终于也觉醒了,不过你这也太明目张胆了,收敛点好吗?”就算是要谋权篡位也要隐秘一点啊。
这是明着是面瘫,其实已经睁着眼睛睡着的副官,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肩章,摸了摸口袋,口袋里面没有桂花糖。瞬间脸涨得通红。
“你以后买了长官的军衔肩章爽一把的时候千万不要在人前戴着呀。瞧你这智商,啧啧。”
“。。。”小副官闻着旁边传来的酒味,敏感地感觉到周围一圈喜闻乐见的八卦之火目光时,破罐子破摔地说:“这本来就是佛爷的衣服。”
“。。。?你穿的是佛爷的衣服?”突然之间被酒糊住的脑子通顺了一瞬,“你昨天晚上难道和佛爷睡了!!?”陈皮大叫了出来。
瞬间众人的目光更加热辣。
“什么!?原来我前几日算到佛爷红鸾星动,不是算错了!”八爷紧紧地盯着副官,高兴地拍桌子。“我就说我不会算错!”
“你们好像对我和副官昨天晚上在干什么很好奇啊。”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众人该喝茶的喝茶,该理棋盘的理棋盘,该唠嗑的唠嗑,该算命的算命,该化妆的化妆,该发呆的。。。正在检讨自己今天早上太急了直接将昨天晚上因为。。。急切的心情整件扒下来的军服直接套在了身上,还拿错了,这下可好,丢人丢大发了。
谁知道突然佛爷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揭解开,露出了小副官军衔的肩章,抖了两下披风,嘴角神秘地上扬了几不可见的弧度。
众人:日,果然是故意的,巡捕,这里有人恶意秀恩爱,快点把他抓起来!
二月红:哼,拙劣的秀恩爱技巧,太刻意了。根本比不上我和丫头。
霍三娘:果然这年头好男人都去搞基了,啧,这两只的颜值意外的般配啊。这糖我吃了。
小副官:ಠ_ಠ果然我记得衣服是佛爷递给我的。
佛爷::-)

当晚。
小副官:今天身体累心也累一定要把佛爷关在门外不能让他再进来了。
把油灯熄灭,往床上一坐,嗯?
一个温热的物体扑上来,扑倒。
“明天不用出门。今天可以晚点睡。”
今天的小副官依然整夜没睡。

这个梗是被獒龙喂糖时搬过来用哒,还是一如既往写文抓不住重点的我hhh,请大家原谅我文笔渣,但是今天产了两篇啦啦啦,请叫我勤劳boy啦啦啦。

【启副】赠荷花

装作自己很有文化系列,没事找事文青一发完。文笔渣,略ooc,he。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

世界上优秀的人很多,但是就有那么一群人永远走在所有人的前头,无论是身份还是才能,无人不晓无人不知,身披七彩光芒,脚踏万朵祥云。
而有一些人,终其一身刻苦奋斗也不过是世间的一粒尘土,大一点的叫做配角,小一点的叫做炮灰,再小的,那就叫本剧查无此人。
张日山有时自我嫌弃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就是尘埃中的一粒,纵使表面上看上去自己是个有些军阶的军官,只是仗着自己有些许的功夫,会几个字罢了。
说起来一开始自己是不会自怨自艾的,但是当有一天,当意识到自己对佛爷有超出纲常的感情时,令他绝望的不只是伦理纲常,还有他和佛爷之间的差距。
也想过就这么一直在佛爷身边也好,就这么过一辈子,只要能陪伴佛爷就好。

但这种感觉在他在车站看到尹新月时更加汹涌了起来。
大家口中的金童玉女才子佳人也不过如此,洋人传来的画本中公主与王子也不过如此。
啧,这个时候自卑也没有什么用了吧,自己也就算了吧,还是当作无聊妄想深埋心底比较好吧。

张启山觉得自己家副官最近有些奇怪,有时自己叫他的时候都要叫个两三声才能有反应。难道是。。。有心上人了。
张大佛爷心中一顿。
还是找副官聊聊吧,怎么拿个资料都这么慢,算了,去找他一下吧。

副官从资料室拿好文件,正准备送去给佛爷,却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说着佛爷的事情,他小心地贴在墙边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声音渐渐清楚起来。
好似是两个女人的声音。
“佛爷真是长沙城中数一数二的俊秀男子啊,却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占了先机。”
“哎呀,真是。。。啧啧啧。”
“还好,我们还有副官。每次副官看着我的眼睛的时候,我都感觉要醉在里面了。”
这时候一个男人加入了讨论。
“你们女人,就是肤浅。佛爷那哪是副官可相提并论的。只知道唯唯诺诺听命令的副官啧啧。”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又比得了吗。副官只对佛爷尊敬,对待其他人可是很有气魄的。”
“哎,可别把话题扯到我身上。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吧,而且那新月大小姐也是你们比得上的吗。”
“你!”
“别吵别吵了,你们两个。”
“有人说,副官喜欢佛爷呢。”
“这又是从哪里流出来的胡言乱语。”
“你别说,我看呐,每次副官看佛爷的眼神那个春色荡漾啊,这说不定是真的。”
“那也是绿叶去凑鲜花,没门吧,看看人家尹大小姐和佛爷多般配。”

“你们在说什么。”张启山突然从副官背后的方向走出来,目光如尖刀一般刮向正聊得起劲的三人。
“你们这是来上班的吗!党国养你们是来聊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吗,等下每个人交一份检讨上来,三个月工资减半。”
副官神色复杂地低着头跟着佛爷的脚步,怎么办,佛爷都听到了吗,完了。一定要否认自己喜欢佛爷这件事,否则佛爷可能都不会允许自己再站在他的身后。

“怎么,还把这种话当真?”
“日山知道自己本就是佛爷的属下,怎会对这种言语在意呢。本来佛爷和尹小姐也是金童玉女,相配非常。”副官没注意自己的语气酸溜溜的,但张启山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
原来如此,张大佛爷勾起了嘴角,小副官这是。。。吃醋了吗?
“日山,我呢,这几日没有反驳他们对尹新月夫人的叫法,是怕麻烦。”
副官听着这句话的意思吃惊地抬起了头。
“今天回去我就让他们改口,然后早日将尹大小姐劝回北平,你看如何?”
“属。。。属下,佛爷您。。。”
佛爷对他笑着摇摇头,拧了他的鼻尖一下,大笑着走开了。我的日山哦,从小与你一同的我怎么会这么蠢,原来你的心上人就是我呀。张启山心里像吃了桂花糖一般甜蜜。

那天晚上,副官回到自己房间,发现有张信纸放在桌上,上书两句李商隐的《赠荷花》,细看是佛爷的字迹:

唯有绿荷红菡萏,舒卷开合任天真。
此花此叶长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

张启山推开门,轻吻副官眼角边的湿润。

虽然这比喻不甚恰当,但若我是荷花,那么你便是荷叶,同荣同衰,永不分离。



【锤基】ONS-5(严重OOC文笔渣警告,花心大少锤x狗仔记者基)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写什么了(捂头逃跑
下一章,下一章就把这个坑解决掉😭

你好。
Loki在门开了之后第一反应是打招呼,不过很明显他这一动作一开始并没有成功。
他看着门内举着菜刀的女子呆滞了一秒。
我靠这年头娱记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高危职业了吗。
“Smith小姐你好,我是镇里Anything娱乐杂志的记者,请问您有时间接受我的采访吗。很抱歉打扰了,如果您没有富余的时间那我马上就离开。”
“记者?”面前的女人睁大眼睛看着Loki,一连不可置信。“记者找我有什么事情?你怎么知道我的?”
Loki从胸口的袋子中掏出记者证递给Amy,“我们从口口相传中得知您曾经是Thor Odin的朋友,想要了解一下他的生活,您也知道我们小娱乐杂志整天也就追着大人物的生活轨迹走,不像您能和大人物熟识。”Loki对面前正在查看记者证的Amy笑着说道。
靠,Thor Odin你的品味真是差到透了,这女人除了胸大,还无脑。看到面前的女人听到奉承的时候一脸满足自傲,Loki就没差在心里翻白眼了。
“虽然我最近有些忙的,但是既然是这么帅的记者先生,那么一定要给面子。”

Loki趁着主人去端咖啡的时间打量着Amy的家,一般人家舒适型的装修,却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摆着一张赌桌,上面散乱的扑克牌还没有整理。
“那么,Smith小姐,可以先和我说说怎么您和Odin先生认识的呢?”
Amy将自己的一缕头发捋到耳朵后边,故做优雅地把双手摆在双膝上,“那是我还是个酒店里的服务生,但是那一晚上遇到了Thor,他英俊又善良,他改变了我的一生。他赞助我去学习了花艺,我现在才能住在这么舒适的房间里。”
“哦,那么Odin先生为什么要赞助小姐你呢?”
“答案当然是他对我一见钟情呀。哦,我还记得他眯着眼睛深深地看着我,对我说他喜欢我的绿眼睛呢。”
哦,一夜情的意思。Loki的嘴角微微勾起,反正都是常态了。他状似友善地问道:“那你们现在是处于恋爱状态呢,还是准备在婚姻方面有所作为呢。一看就知道小姐你拥有适合于Odin家的美貌和气质与智慧。”
“那。。。这。。。当然Thor是跟我以结婚为前提认真交往的啊。”开始瞬间Amy眼珠子不停地转来转去,但马上她又恢复了平静的状态,想接着往下讲,但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谁啊”Amy紧张地起身去开门,趁Loki没有看到的时候把桌边的菜刀又拿在了手上。
Loki背对着门端起茶喝了一小口,这女人是欠债了吗,每次有人敲门都那么紧张。

“Amy,你干什么,为什么要拿着菜刀对着我?”
哦,很熟悉的声音,有些糟糕,现在跳窗还来得及吗。
可是我为什么要逃啊,Thor在外面养了个丑女人这种丑闻被我抓在手里的话,就可以威胁他了。
这么想着,Loki转头对进门看到他便瞪大眼睛满脸欣喜的Thor一笑。

【锤基】ONS-4(现代AU花心大少锤X穷逼记者基)

自己看了下前三章的ONS,还是觉得好狗血还有ooc🌚
谢谢还愿意继续看ONS的亲们,我会继续写下去哒。(ps:前后文连接性超弱,因为作者拥有跳跃性(?思维)
 

淹没在一片绿色之中。
随着光晕的移动以及明暗的交接,这绿色居然像平静的海洋一般拥有温暖的拥抱,而后,又在自己的一个挺动中化作了光华的碎片,撒向自己。
嗯?挺动?
睁大眼睛,一张熟悉再不过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
“Loki?!”
“闭。。。闭嘴,再用力一点。”

Thor在一身热汗中醒来,一身舒爽但是内心爆炸,他不断跟自己说,Loki是你的弟弟,你真是个变态。
但并不是亲弟弟,我们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事实上是丝毫没有。
那你这懦夫、那为什么不彻底拥有他呢。
脑子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这让虽然在爱情花丛漫步不停留但在对家人看得比什么都要重要的Thor一时不知所措。
回过神来的他深深地怀着负罪感。
幸好这只是梦,那么有真实感的梦。
他想起昨天在舞会上逃掉的弟弟,比原来更瘦削了,心中有些疼痛,但是一股热潮很快涌上,至少不用不着头绪地寻找了,他要知道Loki为什么要离开。

“嘿,Loki你现在在杂志社吗?”
“不在。”
“我都看到你了,不要动,你知道你打不过我的,老实交代你和Odin家大少有什么纠缠!你欠他钱了?泡了他的妞?”Bucky走进杂志社的大门,把Loki堵在位置上。
“告诉你让你写出来?你这口无遮拦的家伙。”
“我这个月都快连饭都吃不上了,好不容易逮上夏天少爷小姐们都到海边度假了,还不让我多写几篇稿子吗。”
“你觉得我能好到哪里去,这个鬼杂志社风雨飘摇的肯定快完了。”
“别这样啊,透点口风给我吧,关于Odin大少的什么都可以啊,他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吃啥,喜欢的妹子类型?毕竟我昨天也是救了你啊”
呵呵,喜欢金色,最喜欢吃炸鸡(不如说食物基本上都是炸鸡),喜欢妹子的类型。。。胸大无脑。
“谢谢您的救命之恩。要不然这样,你那边有什么要跑的采访点,我帮你去,录音给你,算你的稿子。那个大少我只是欠了他东西,除此之外我也不清楚他的信息了。”
“。。。”
“。。。”
两人对视了几秒,Bucky耸耸肩,“好吧,便宜你了,杰弗里街那边有一家新的住户,出去泡吧的时候说自己曾经和Thor Odin交往过,你帮我去采访她一下吧,看起来就是个大嘴巴的女人。”
“Ok,我现在就去。你不准大嘴巴往外说昨天的事。”
“。。。哦”
“考,什么叫哦。你别忘了你的小秘密。”
“我一定缝上我的嘴。”

叮叮叮叮叮
“你好,什么事?”
“Thor,是我,Amy。”
“不好意思你打错了。”
“Thor,你难道忘了我们那天。。。”
“Amy,只不过是你情我愿的一个晚上而已,你为什么这么缠着我呢。”
“。。。Thor,我现在真的非常需要钱,求你了,他们说拿不到钱就要我的命。我这次之后不会再缠着你了,求你了。”
Thor想到Amy和Loki似乎一模一样的绿眼睛,有些心软,“那我等下让我的助理送钱给你。”
“谢谢你,Thor。我现在在xx小镇杰弗里街12号,可以早点吗。。。他们说今天下午是最后期限了。”

Thor直接挂了电话,直接拨过去给助理小姐,拨到一半突然发现他把助理小姐留在纽约了。
算了,最后一次了,虽然那女人很烦,但是。。。自己就把钱放在邮箱里好了。

于是两个人一起向杰弗里街行进,他们会遇到对方吗。

答案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