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舟于南

【启副】咦,你穿的军服有些奇怪

这天,九门聚会。
众人该喝茶的喝茶,该下棋的下棋,该唠嗑的唠嗑,该算命的算命,该化妆的化妆,该发呆的发呆。
突然,喝得醉醺醺却还被自己师父强迫和解九爷下棋提高智商的陈皮冥思苦想时,眼睛聚焦到了正看着自己自家长官和二爷闲谈同时面瘫着发呆的副官的肩章上面。
咦,张日山今天这肩章略显华丽啊,金色还有镶边?咦咦咦,这不是。。。?
副官难道想谋权篡位!?
等着陈皮下棋的解九爷顺着对面因为醉酒已经变成少儿级别的对手的目光看去,居然这时候才发现肩章的问题。。。有趣,还是要叫二爷好好教(tiao)育(jiao)一下自家徒弟啊。
在陈皮不懈的奋斗下,终于爽快地输掉了这盘棋,磨蹭到了副官旁边,默默地戳了戳副官的肩膀。
“。。。?”
“你的衣服。”
“衣服?”
陈皮笔直的盯着肩章,“你终于也觉醒了,不过你这也太明目张胆了,收敛点好吗?”就算是要谋权篡位也要隐秘一点啊。
这是明着是面瘫,其实已经睁着眼睛睡着的副官,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肩章,摸了摸口袋,口袋里面没有桂花糖。瞬间脸涨得通红。
“你以后买了长官的军衔肩章爽一把的时候千万不要在人前戴着呀。瞧你这智商,啧啧。”
“。。。”小副官闻着旁边传来的酒味,敏感地感觉到周围一圈喜闻乐见的八卦之火目光时,破罐子破摔地说:“这本来就是佛爷的衣服。”
“。。。?你穿的是佛爷的衣服?”突然之间被酒糊住的脑子通顺了一瞬,“你昨天晚上难道和佛爷睡了!!?”陈皮大叫了出来。
瞬间众人的目光更加热辣。
“什么!?原来我前几日算到佛爷红鸾星动,不是算错了!”八爷紧紧地盯着副官,高兴地拍桌子。“我就说我不会算错!”
“你们好像对我和副官昨天晚上在干什么很好奇啊。”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众人该喝茶的喝茶,该理棋盘的理棋盘,该唠嗑的唠嗑,该算命的算命,该化妆的化妆,该发呆的。。。正在检讨自己今天早上太急了直接将昨天晚上因为。。。急切的心情整件扒下来的军服直接套在了身上,还拿错了,这下可好,丢人丢大发了。
谁知道突然佛爷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揭解开,露出了小副官军衔的肩章,抖了两下披风,嘴角神秘地上扬了几不可见的弧度。
众人:日,果然是故意的,巡捕,这里有人恶意秀恩爱,快点把他抓起来!
二月红:哼,拙劣的秀恩爱技巧,太刻意了。根本比不上我和丫头。
霍三娘:果然这年头好男人都去搞基了,啧,这两只的颜值意外的般配啊。这糖我吃了。
小副官:ಠ_ಠ果然我记得衣服是佛爷递给我的。
佛爷::-)

当晚。
小副官:今天身体累心也累一定要把佛爷关在门外不能让他再进来了。
把油灯熄灭,往床上一坐,嗯?
一个温热的物体扑上来,扑倒。
“明天不用出门。今天可以晚点睡。”
今天的小副官依然整夜没睡。

这个梗是被獒龙喂糖时搬过来用哒,还是一如既往写文抓不住重点的我hhh,请大家原谅我文笔渣,但是今天产了两篇啦啦啦,请叫我勤劳boy啦啦啦。

【启副】赠荷花

装作自己很有文化系列,没事找事文青一发完。文笔渣,略ooc,he。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

世界上优秀的人很多,但是就有那么一群人永远走在所有人的前头,无论是身份还是才能,无人不晓无人不知,身披七彩光芒,脚踏万朵祥云。
而有一些人,终其一身刻苦奋斗也不过是世间的一粒尘土,大一点的叫做配角,小一点的叫做炮灰,再小的,那就叫本剧查无此人。
张日山有时自我嫌弃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就是尘埃中的一粒,纵使表面上看上去自己是个有些军阶的军官,只是仗着自己有些许的功夫,会几个字罢了。
说起来一开始自己是不会自怨自艾的,但是当有一天,当意识到自己对佛爷有超出纲常的感情时,令他绝望的不只是伦理纲常,还有他和佛爷之间的差距。
也想过就这么一直在佛爷身边也好,就这么过一辈子,只要能陪伴佛爷就好。

但这种感觉在他在车站看到尹新月时更加汹涌了起来。
大家口中的金童玉女才子佳人也不过如此,洋人传来的画本中公主与王子也不过如此。
啧,这个时候自卑也没有什么用了吧,自己也就算了吧,还是当作无聊妄想深埋心底比较好吧。

张启山觉得自己家副官最近有些奇怪,有时自己叫他的时候都要叫个两三声才能有反应。难道是。。。有心上人了。
张大佛爷心中一顿。
还是找副官聊聊吧,怎么拿个资料都这么慢,算了,去找他一下吧。

副官从资料室拿好文件,正准备送去给佛爷,却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说着佛爷的事情,他小心地贴在墙边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声音渐渐清楚起来。
好似是两个女人的声音。
“佛爷真是长沙城中数一数二的俊秀男子啊,却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占了先机。”
“哎呀,真是。。。啧啧啧。”
“还好,我们还有副官。每次副官看着我的眼睛的时候,我都感觉要醉在里面了。”
这时候一个男人加入了讨论。
“你们女人,就是肤浅。佛爷那哪是副官可相提并论的。只知道唯唯诺诺听命令的副官啧啧。”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又比得了吗。副官只对佛爷尊敬,对待其他人可是很有气魄的。”
“哎,可别把话题扯到我身上。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吧,而且那新月大小姐也是你们比得上的吗。”
“你!”
“别吵别吵了,你们两个。”
“有人说,副官喜欢佛爷呢。”
“这又是从哪里流出来的胡言乱语。”
“你别说,我看呐,每次副官看佛爷的眼神那个春色荡漾啊,这说不定是真的。”
“那也是绿叶去凑鲜花,没门吧,看看人家尹大小姐和佛爷多般配。”

“你们在说什么。”张启山突然从副官背后的方向走出来,目光如尖刀一般刮向正聊得起劲的三人。
“你们这是来上班的吗!党国养你们是来聊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吗,等下每个人交一份检讨上来,三个月工资减半。”
副官神色复杂地低着头跟着佛爷的脚步,怎么办,佛爷都听到了吗,完了。一定要否认自己喜欢佛爷这件事,否则佛爷可能都不会允许自己再站在他的身后。

“怎么,还把这种话当真?”
“日山知道自己本就是佛爷的属下,怎会对这种言语在意呢。本来佛爷和尹小姐也是金童玉女,相配非常。”副官没注意自己的语气酸溜溜的,但张启山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
原来如此,张大佛爷勾起了嘴角,小副官这是。。。吃醋了吗?
“日山,我呢,这几日没有反驳他们对尹新月夫人的叫法,是怕麻烦。”
副官听着这句话的意思吃惊地抬起了头。
“今天回去我就让他们改口,然后早日将尹大小姐劝回北平,你看如何?”
“属。。。属下,佛爷您。。。”
佛爷对他笑着摇摇头,拧了他的鼻尖一下,大笑着走开了。我的日山哦,从小与你一同的我怎么会这么蠢,原来你的心上人就是我呀。张启山心里像吃了桂花糖一般甜蜜。

那天晚上,副官回到自己房间,发现有张信纸放在桌上,上书两句李商隐的《赠荷花》,细看是佛爷的字迹:

唯有绿荷红菡萏,舒卷开合任天真。
此花此叶长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

张启山推开门,轻吻副官眼角边的湿润。

虽然这比喻不甚恰当,但若我是荷花,那么你便是荷叶,同荣同衰,永不分离。



【锤基】ONS-5(严重OOC文笔渣警告,花心大少锤x狗仔记者基)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写什么了(捂头逃跑
下一章,下一章就把这个坑解决掉😭

你好。
Loki在门开了之后第一反应是打招呼,不过很明显他这一动作一开始并没有成功。
他看着门内举着菜刀的女子呆滞了一秒。
我靠这年头娱记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高危职业了吗。
“Smith小姐你好,我是镇里Anything娱乐杂志的记者,请问您有时间接受我的采访吗。很抱歉打扰了,如果您没有富余的时间那我马上就离开。”
“记者?”面前的女人睁大眼睛看着Loki,一连不可置信。“记者找我有什么事情?你怎么知道我的?”
Loki从胸口的袋子中掏出记者证递给Amy,“我们从口口相传中得知您曾经是Thor Odin的朋友,想要了解一下他的生活,您也知道我们小娱乐杂志整天也就追着大人物的生活轨迹走,不像您能和大人物熟识。”Loki对面前正在查看记者证的Amy笑着说道。
靠,Thor Odin你的品味真是差到透了,这女人除了胸大,还无脑。看到面前的女人听到奉承的时候一脸满足自傲,Loki就没差在心里翻白眼了。
“虽然我最近有些忙的,但是既然是这么帅的记者先生,那么一定要给面子。”

Loki趁着主人去端咖啡的时间打量着Amy的家,一般人家舒适型的装修,却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摆着一张赌桌,上面散乱的扑克牌还没有整理。
“那么,Smith小姐,可以先和我说说怎么您和Odin先生认识的呢?”
Amy将自己的一缕头发捋到耳朵后边,故做优雅地把双手摆在双膝上,“那是我还是个酒店里的服务生,但是那一晚上遇到了Thor,他英俊又善良,他改变了我的一生。他赞助我去学习了花艺,我现在才能住在这么舒适的房间里。”
“哦,那么Odin先生为什么要赞助小姐你呢?”
“答案当然是他对我一见钟情呀。哦,我还记得他眯着眼睛深深地看着我,对我说他喜欢我的绿眼睛呢。”
哦,一夜情的意思。Loki的嘴角微微勾起,反正都是常态了。他状似友善地问道:“那你们现在是处于恋爱状态呢,还是准备在婚姻方面有所作为呢。一看就知道小姐你拥有适合于Odin家的美貌和气质与智慧。”
“那。。。这。。。当然Thor是跟我以结婚为前提认真交往的啊。”开始瞬间Amy眼珠子不停地转来转去,但马上她又恢复了平静的状态,想接着往下讲,但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谁啊”Amy紧张地起身去开门,趁Loki没有看到的时候把桌边的菜刀又拿在了手上。
Loki背对着门端起茶喝了一小口,这女人是欠债了吗,每次有人敲门都那么紧张。

“Amy,你干什么,为什么要拿着菜刀对着我?”
哦,很熟悉的声音,有些糟糕,现在跳窗还来得及吗。
可是我为什么要逃啊,Thor在外面养了个丑女人这种丑闻被我抓在手里的话,就可以威胁他了。
这么想着,Loki转头对进门看到他便瞪大眼睛满脸欣喜的Thor一笑。

【锤基】ONS-4(现代AU花心大少锤X穷逼记者基)

自己看了下前三章的ONS,还是觉得好狗血还有ooc🌚
谢谢还愿意继续看ONS的亲们,我会继续写下去哒。(ps:前后文连接性超弱,因为作者拥有跳跃性(?思维)
 

淹没在一片绿色之中。
随着光晕的移动以及明暗的交接,这绿色居然像平静的海洋一般拥有温暖的拥抱,而后,又在自己的一个挺动中化作了光华的碎片,撒向自己。
嗯?挺动?
睁大眼睛,一张熟悉再不过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
“Loki?!”
“闭。。。闭嘴,再用力一点。”

Thor在一身热汗中醒来,一身舒爽但是内心爆炸,他不断跟自己说,Loki是你的弟弟,你真是个变态。
但并不是亲弟弟,我们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事实上是丝毫没有。
那你这懦夫、那为什么不彻底拥有他呢。
脑子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这让虽然在爱情花丛漫步不停留但在对家人看得比什么都要重要的Thor一时不知所措。
回过神来的他深深地怀着负罪感。
幸好这只是梦,那么有真实感的梦。
他想起昨天在舞会上逃掉的弟弟,比原来更瘦削了,心中有些疼痛,但是一股热潮很快涌上,至少不用不着头绪地寻找了,他要知道Loki为什么要离开。

“嘿,Loki你现在在杂志社吗?”
“不在。”
“我都看到你了,不要动,你知道你打不过我的,老实交代你和Odin家大少有什么纠缠!你欠他钱了?泡了他的妞?”Bucky走进杂志社的大门,把Loki堵在位置上。
“告诉你让你写出来?你这口无遮拦的家伙。”
“我这个月都快连饭都吃不上了,好不容易逮上夏天少爷小姐们都到海边度假了,还不让我多写几篇稿子吗。”
“你觉得我能好到哪里去,这个鬼杂志社风雨飘摇的肯定快完了。”
“别这样啊,透点口风给我吧,关于Odin大少的什么都可以啊,他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吃啥,喜欢的妹子类型?毕竟我昨天也是救了你啊”
呵呵,喜欢金色,最喜欢吃炸鸡(不如说食物基本上都是炸鸡),喜欢妹子的类型。。。胸大无脑。
“谢谢您的救命之恩。要不然这样,你那边有什么要跑的采访点,我帮你去,录音给你,算你的稿子。那个大少我只是欠了他东西,除此之外我也不清楚他的信息了。”
“。。。”
“。。。”
两人对视了几秒,Bucky耸耸肩,“好吧,便宜你了,杰弗里街那边有一家新的住户,出去泡吧的时候说自己曾经和Thor Odin交往过,你帮我去采访她一下吧,看起来就是个大嘴巴的女人。”
“Ok,我现在就去。你不准大嘴巴往外说昨天的事。”
“。。。哦”
“考,什么叫哦。你别忘了你的小秘密。”
“我一定缝上我的嘴。”

叮叮叮叮叮
“你好,什么事?”
“Thor,是我,Amy。”
“不好意思你打错了。”
“Thor,你难道忘了我们那天。。。”
“Amy,只不过是你情我愿的一个晚上而已,你为什么这么缠着我呢。”
“。。。Thor,我现在真的非常需要钱,求你了,他们说拿不到钱就要我的命。我这次之后不会再缠着你了,求你了。”
Thor想到Amy和Loki似乎一模一样的绿眼睛,有些心软,“那我等下让我的助理送钱给你。”
“谢谢你,Thor。我现在在xx小镇杰弗里街12号,可以早点吗。。。他们说今天下午是最后期限了。”

Thor直接挂了电话,直接拨过去给助理小姐,拨到一半突然发现他把助理小姐留在纽约了。
算了,最后一次了,虽然那女人很烦,但是。。。自己就把钱放在邮箱里好了。

于是两个人一起向杰弗里街行进,他们会遇到对方吗。

答案是肯定的。



【锤基】ONS-3(现代AU-花心大少锤X穷逼记者基)

还是要先声明魔法师读者转职新手作者,可能ooc(很可能),文笔渣,慎入坑


“我们以后会一直在一起吗?”
郁郁葱葱的枝桠交织在一起,温暖闪耀的阳光被织成了薄薄的毯子,笼罩在树底下的一切。
“Loki,你说什么傻话啊,我们肯定会一直在一起啊,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蓝眼睛温柔地看着他。
“因为我们是兄弟啊。”

是兄弟啊。
兄弟。
Loki从厚厚的棉被中醒过来,却没有感到一丝的温暖,汗却湿了衣服。
欲而不得,为最欲。
明明没有血缘关系,却被困在了兄弟这一个牢笼里。
望着天花板,空白的一无所有,Loki告诉自己,忘记吧,做一个真正的自己。

那,真正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应该是阴险冷血、巧舌如簧、为利益不惜一切的吧。
Loki就再也没有了睡意。

小镇临海,海风习面,即便在高高的圆石墙堆砌
的别墅区也一样。
“嘿。”高挑美女端着一杯香槟遥遥地就朝着Loki走来,“今天没带舞伴吗?”
“舞伴?美丽的女士我能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当我的舞伴并且得到你的名字吗?”Loki知道女子是把他当作来玩的富二代之类的了,毕竟他身上这套以前的西装一看就是散发着我很有钱的气质,他也不是第一次靠这套西装混到高级晚会上。
“哦,当然。我叫Adala。”女子挽着Loki,两人一起走到了舞池中,开始慢悠悠地起舞。
哦,只报名不报姓的浪漫玩法?Loki看着旁边一个已经把自己的手伸到女伴下半身的老头,挑了挑眉。
“我是Loki。”
白色大理石地板中央是一个不断喷涌的喷泉,人身蛇尾女妖的石像在波动的水光中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妖娆舞动。

“Adala,我刚刚来这里度假,就听说这栋别墅今天有舞会,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里的主人是谁呢,要不然等下碰到主人不认得会被人觉得我有失礼貌。”Loki拉着Adala慢舞在舞池的边缘。
“这栋别墅是奥德里奇·莫兰先生的,近些天好像来了两位客人,所以莫兰先生举行了连续几天的聚会。”
“F公司的莫兰?哦,那可真是来头不小呢。那莫兰先生现在在哪里,我希望能和他打个招呼。”
Adala的脸上露出了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奇怪笑容,“莫兰先生现在忙得很呢,刚刚我跟我的姐妹一起过来的,莫兰先生邀请她一起去跳舞,这不,现在连个人影都没了。”舞步加快,Loki对Adala笑了笑,“听起来莫兰先生真是个风流人物。”
这时Adala跟Loki一曲舞毕,又开始慢慢地转起圈来。
听完Loki的话,Adala笑了几声,“现在的男人,有几个是不风流的呢?”她状似无意地叹了口气,“说到风流,那要数Odin家的大少爷之最了。”
Odin家的大少爷。。。?
“我也略有耳闻,怎么,Adala你之前和他有接触吗?”
“这可已经差一点就是人尽皆知的事了,Thor Odin几天之内换了十多个女朋友,这速度比换衣服还快。”
“人尽皆知?”
“对啊,啊真巧,你看那边,他走过来了。”

当又转过身来时背对喷泉时,Loki的瞳孔急剧地扩大。
一个高大的身影也在舞池边上愣住了。
“Lo。。。Loki!”
Thor的脸色从惊讶满满变成狂喜。

一定要逃走!
一定要把他留下带回家!

两个人同时这么想到。

TBC

【锤基】ONS-2(现代AU花心大少锤X苦逼作者基)

还是再提醒一次咯,魔法师读者转职新手作者,或许ooc,文笔略渣,谨慎入坑。
此章为短小章。盾冬出现。

我们的时间极速切换到夜里。
看起来这家酒吧还没有进入真正热闹的午夜,零星的人在昏暗的红光紫光照耀下移动,而且大部分都是在准备东西的服务人员。
吧台里站着的中年男子看到有人推开了店门,抬头一看,“嘿!Loki,好久不见。最近好吗?”
“要是问的是我们杂志的销量,那么就是不好。”Loki在男子的面前坐下。
“啧啧,一心沉醉于工作哈。”
Tom是这家酒吧的酒保,酒保是小镇里除了八卦妇女之外消息最灵通的人物,而且只要是给了钱,他们什么都能告诉你。

“Tom,最近有没有大人物来你这里喝酒啊。”
Loki接过含笑的酒保递过来的啤酒。
“我们这小地方能有什么大人物,不过我上次倒是听说市长貌似和城南的一个美女寡妇最近走的很近。”
“市长?那个老头子的艳闻我们都不知道发了几次了。这次还是算了吧,有其他消息吗,Tom,不要藏着好玩的事情呀。”Loki转动酒杯中的泡沫,白色的泡沫在金黄色的酒液上漂浮消失,他直直地盯着Tom看,浅英格兰绿色的虹膜在上方有色光的照耀下呈现出了淡淡的紫色。
“呀,你这么看着我。。。好吧,就拿你没辙,下次多来喝次酒啊。”酒保先生压低了声音,“据说F公司的总裁最近在我们这边买了一套临海别墅,准备款待各种大人物,我相信你可以在那里找到你要找的信息。”酒保说完快速地伸手摸了Loki的脸一下,Loki嘴角瞬间僵直了。
“Tom,不要说我没有警告过你!”
“好啦好啦,我就看你可以禁欲到什么时候。”酒保认识Loki不到一年,Loki来酒吧的次数赶得上贪图玩乐的年轻人了,但是从没有一次是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之后带人走或者是被人带走的。
对于一个年轻男人来说,这可是有些不正常。
“等我有空的时候。我走了,下次见。”Loki站起来,把口袋里卷好的美刀放在吧台上,快步走了出去。

酒保看着走出去的消瘦身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Loki的时候。
“你为什么不要我。。。”趴在吧台上烂醉如泥,喃喃道:“为什么我要逃走。。。都是因为你啊,死金毛。”
“哎,这年头好的花都被狗啃了。”酒保先生摇摇头。

此时,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在临海的别墅区中默默地趴在边缘的墙上拍照片。
“Steven?怎么了?”
“Thor,我总有种我一个很熟的人离我很近的感觉。”
“。。。你喝多了吧,兄弟,来,我看那边的那个美人应该还挺对你胃口的。”
“谢谢,但是我拒绝。”
“。。。好吧,那我去了哈,那个美女还是绿眼睛的呢。”
“我记得我们好像虽然名义上是来度假的但是实际上是来谈生意的吧。。。好吧,这家伙。。。”

总觉得这次谈生意没有那么平常呢,Backy。(还是忍不住加上了队长的痴汉脸)


【锤基】ONS-1(现代AU大少锤X穷逼记者基)

魔法师读者转职新手作者,常常ooc,文笔渣,这篇文略狗血慎入坑哦。

基本思路是这样的:娱乐记者Loki去调查镇里曾经当过名人情人的八卦,这个时候Thor到小镇上度假,两个人一开始错过了,但是后来因为追踪Thor的同事有事情(暂定冬兵),让完全不知道要追踪的是Thor的Loki代班。两人重逢,发现了互相隐瞒的事情。(设定的是Loki是收养的孩子,多年后知道真相就离开家了,没有家庭仇恨之类的)

下面是第一章:
半夜,Loki咬着笔头盯着笔记本在书桌前绞尽脑汁地回忆今天那场不允许录音的采访内容,眼镜太涩的时候抬起头,不经意间看见对面的夫妻两个紧紧地抱在一起缓慢的跳着交谊舞。
“嗤。。。”他看着自己狭小取十足空旷的小房间,恋爱吗?人太穷,真是连想这些事情的时间也只能挤挤用。多想有一天有个土豪富翁在路上扔百万支票,先解决了自己的财政危机再说。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男人不是天天有晚上到隔几条街的咖啡馆跟老板娘你侬我侬吗?
爱情,这种幻觉让人前仆后继地进入梦乡,然后梦醒。不知道对面的梦能持续多久。

Loki推开玻璃门,编辑部里面每个人都萎靡不振地趴在桌子上,今天是截稿日,昨天夜里忙到凌晨或是压根没睡觉的大有人在。虽然只是一个小镇里三流的娱乐八卦杂志社,但是毕竟有无数无聊的人喜欢看这些光鲜亮丽人物背后的肮脏故事,小小杂志社还是能够每月照常运营下去的。
“嘿,Loki。”主编Mark从办公室内探出他白花花的脑袋,“过来这里。”
哦?今天又有什么麻烦事要交给我?Loki挑挑眉毛。

“我们下月的刊物想要做一个专栏,情人们,内容你懂的。”老头子虽然满头白发,但是从办公室里贴满的大胸金发美女海报来看,他真的还是个人老心不老的老色狼。“越劲爆越好,最好是能牵涉到市里面的富人明星之类的艳文。我们最近财政状况不是特别好,上面有消息说The Lady想要收购我们,但是最近几个月的业绩实在是让我们抬不高价格啊。”
“哦。”Loki抬着脑袋盯着女模的胸,“一篇好的文章除了文笔以外也要优秀的题材,好的题材一般需要。。。好的价格才能得到。”他说完就笑着盯着主编的眼镜,“您说呢?主编大人?”
“你小子,可以啊,不过一年前招你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你滑头了,好,活动经费等下打到你卡里,但你这个月的稿子必须。。。”
“好的,谢谢主编大人。”Loki不等主编说完,推门走了出去。

“这小子,我还想跟他说Odin家的大少爷最近可能来我们镇度假,可以深挖一点料呢。”主编摇了摇头,算了,这个任务还是交给另外的人吧。

TBC

柠檬花与蜜蜂🐝

真的,这种校志愿者不当也罢,拿志愿者时长说事来进行攀比,半强制性参加活动,这难道不是志愿者吗,这个和任何一个学生会组织有什么区别?是活动的时候可以拿活动方的免费盒饭的区别吗!

自己没有体验过的事情就不要强加自我感觉于其上。去做了,做到了,你才有发言权。

If you are not inside a house,you don not know about its lea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