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舟于南

【启副】赠荷花

装作自己很有文化系列,没事找事文青一发完。文笔渣,略ooc,he。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

世界上优秀的人很多,但是就有那么一群人永远走在所有人的前头,无论是身份还是才能,无人不晓无人不知,身披七彩光芒,脚踏万朵祥云。
而有一些人,终其一身刻苦奋斗也不过是世间的一粒尘土,大一点的叫做配角,小一点的叫做炮灰,再小的,那就叫本剧查无此人。
张日山有时自我嫌弃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就是尘埃中的一粒,纵使表面上看上去自己是个有些军阶的军官,只是仗着自己有些许的功夫,会几个字罢了。
说起来一开始自己是不会自怨自艾的,但是当有一天,当意识到自己对佛爷有超出纲常的感情时,令他绝望的不只是伦理纲常,还有他和佛爷之间的差距。
也想过就这么一直在佛爷身边也好,就这么过一辈子,只要能陪伴佛爷就好。

但这种感觉在他在车站看到尹新月时更加汹涌了起来。
大家口中的金童玉女才子佳人也不过如此,洋人传来的画本中公主与王子也不过如此。
啧,这个时候自卑也没有什么用了吧,自己也就算了吧,还是当作无聊妄想深埋心底比较好吧。

张启山觉得自己家副官最近有些奇怪,有时自己叫他的时候都要叫个两三声才能有反应。难道是。。。有心上人了。
张大佛爷心中一顿。
还是找副官聊聊吧,怎么拿个资料都这么慢,算了,去找他一下吧。

副官从资料室拿好文件,正准备送去给佛爷,却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说着佛爷的事情,他小心地贴在墙边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声音渐渐清楚起来。
好似是两个女人的声音。
“佛爷真是长沙城中数一数二的俊秀男子啊,却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占了先机。”
“哎呀,真是。。。啧啧啧。”
“还好,我们还有副官。每次副官看着我的眼睛的时候,我都感觉要醉在里面了。”
这时候一个男人加入了讨论。
“你们女人,就是肤浅。佛爷那哪是副官可相提并论的。只知道唯唯诺诺听命令的副官啧啧。”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又比得了吗。副官只对佛爷尊敬,对待其他人可是很有气魄的。”
“哎,可别把话题扯到我身上。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吧,而且那新月大小姐也是你们比得上的吗。”
“你!”
“别吵别吵了,你们两个。”
“有人说,副官喜欢佛爷呢。”
“这又是从哪里流出来的胡言乱语。”
“你别说,我看呐,每次副官看佛爷的眼神那个春色荡漾啊,这说不定是真的。”
“那也是绿叶去凑鲜花,没门吧,看看人家尹大小姐和佛爷多般配。”

“你们在说什么。”张启山突然从副官背后的方向走出来,目光如尖刀一般刮向正聊得起劲的三人。
“你们这是来上班的吗!党国养你们是来聊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吗,等下每个人交一份检讨上来,三个月工资减半。”
副官神色复杂地低着头跟着佛爷的脚步,怎么办,佛爷都听到了吗,完了。一定要否认自己喜欢佛爷这件事,否则佛爷可能都不会允许自己再站在他的身后。

“怎么,还把这种话当真?”
“日山知道自己本就是佛爷的属下,怎会对这种言语在意呢。本来佛爷和尹小姐也是金童玉女,相配非常。”副官没注意自己的语气酸溜溜的,但张启山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
原来如此,张大佛爷勾起了嘴角,小副官这是。。。吃醋了吗?
“日山,我呢,这几日没有反驳他们对尹新月夫人的叫法,是怕麻烦。”
副官听着这句话的意思吃惊地抬起了头。
“今天回去我就让他们改口,然后早日将尹大小姐劝回北平,你看如何?”
“属。。。属下,佛爷您。。。”
佛爷对他笑着摇摇头,拧了他的鼻尖一下,大笑着走开了。我的日山哦,从小与你一同的我怎么会这么蠢,原来你的心上人就是我呀。张启山心里像吃了桂花糖一般甜蜜。

那天晚上,副官回到自己房间,发现有张信纸放在桌上,上书两句李商隐的《赠荷花》,细看是佛爷的字迹:

唯有绿荷红菡萏,舒卷开合任天真。
此花此叶长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

张启山推开门,轻吻副官眼角边的湿润。

虽然这比喻不甚恰当,但若我是荷花,那么你便是荷叶,同荣同衰,永不分离。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