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舟于南

【启副】咦,你穿的军服有些奇怪

这天,九门聚会。
众人该喝茶的喝茶,该下棋的下棋,该唠嗑的唠嗑,该算命的算命,该化妆的化妆,该发呆的发呆。
突然,喝得醉醺醺却还被自己师父强迫和解九爷下棋提高智商的陈皮冥思苦想时,眼睛聚焦到了正看着自己自家长官和二爷闲谈同时面瘫着发呆的副官的肩章上面。
咦,张日山今天这肩章略显华丽啊,金色还有镶边?咦咦咦,这不是。。。?
副官难道想谋权篡位!?
等着陈皮下棋的解九爷顺着对面因为醉酒已经变成少儿级别的对手的目光看去,居然这时候才发现肩章的问题。。。有趣,还是要叫二爷好好教(tiao)育(jiao)一下自家徒弟啊。
在陈皮不懈的奋斗下,终于爽快地输掉了这盘棋,磨蹭到了副官旁边,默默地戳了戳副官的肩膀。
“。。。?”
“你的衣服。”
“衣服?”
陈皮笔直的盯着肩章,“你终于也觉醒了,不过你这也太明目张胆了,收敛点好吗?”就算是要谋权篡位也要隐秘一点啊。
这是明着是面瘫,其实已经睁着眼睛睡着的副官,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肩章,摸了摸口袋,口袋里面没有桂花糖。瞬间脸涨得通红。
“你以后买了长官的军衔肩章爽一把的时候千万不要在人前戴着呀。瞧你这智商,啧啧。”
“。。。”小副官闻着旁边传来的酒味,敏感地感觉到周围一圈喜闻乐见的八卦之火目光时,破罐子破摔地说:“这本来就是佛爷的衣服。”
“。。。?你穿的是佛爷的衣服?”突然之间被酒糊住的脑子通顺了一瞬,“你昨天晚上难道和佛爷睡了!!?”陈皮大叫了出来。
瞬间众人的目光更加热辣。
“什么!?原来我前几日算到佛爷红鸾星动,不是算错了!”八爷紧紧地盯着副官,高兴地拍桌子。“我就说我不会算错!”
“你们好像对我和副官昨天晚上在干什么很好奇啊。”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众人该喝茶的喝茶,该理棋盘的理棋盘,该唠嗑的唠嗑,该算命的算命,该化妆的化妆,该发呆的。。。正在检讨自己今天早上太急了直接将昨天晚上因为。。。急切的心情整件扒下来的军服直接套在了身上,还拿错了,这下可好,丢人丢大发了。
谁知道突然佛爷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揭解开,露出了小副官军衔的肩章,抖了两下披风,嘴角神秘地上扬了几不可见的弧度。
众人:日,果然是故意的,巡捕,这里有人恶意秀恩爱,快点把他抓起来!
二月红:哼,拙劣的秀恩爱技巧,太刻意了。根本比不上我和丫头。
霍三娘:果然这年头好男人都去搞基了,啧,这两只的颜值意外的般配啊。这糖我吃了。
小副官:ಠ_ಠ果然我记得衣服是佛爷递给我的。
佛爷::-)

当晚。
小副官:今天身体累心也累一定要把佛爷关在门外不能让他再进来了。
把油灯熄灭,往床上一坐,嗯?
一个温热的物体扑上来,扑倒。
“明天不用出门。今天可以晚点睡。”
今天的小副官依然整夜没睡。

这个梗是被獒龙喂糖时搬过来用哒,还是一如既往写文抓不住重点的我hhh,请大家原谅我文笔渣,但是今天产了两篇啦啦啦,请叫我勤劳boy啦啦啦。

评论(16)

热度(153)